2008年9月29日 星期一

謝石:浪費資源大作戰

浪費資源大作戰
http://www.nownews.com/2008/09/27/142-2341416.htm


謝石(謝石專區)
在學校上課,除了不多不少、剛好讓你抓狂的行政工作以外,最重頭的戲就是每學期要交的教師檔案和一些上面交待下來的實施計畫。

上面高層一窩蜂地想到了什麼東西,馬上就責成各校開始實施,有沒有實施?或是實施成果如何?就要看一大堆厚厚重重、密密麻麻的檔案資料了。這些實 施計畫老實講和學校課程的重疊性很高,只因為上面高層突然想到、或是社會上鬧得沸沸揚揚,甚至是學校評鑑需要資料,於是兩性平權實施計畫出籠了!交通安全 實施計畫也應運而生了!法治教育也來了!環保教育也出現了!資料一堆代表落實了這些社會上非常看重的東西,學校真的和社會同步,因為只要社會上那一個部分 做得不好,出了事情,教育體系馬上補上那個空缺,絕對讓社會人士無話可講,因為學校什麼都有做,不要什麼事都怪罪到學校來。

......要印資料一定要用紙,印的資料愈多,就要用更多的紙,本來一片光碟就搞定了,可是為了看起來雄偉壯觀,表示做得很多,大家拼命地用印的,到最後就變成了浪費資源大作戰,將教育反過來做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傳下來,大家習慣認為資料愈多表示愈認真,至少上面要看的會這樣覺得,最好是將所有的資料量化分析,然後困在資料堆裡面在那邊自我陶醉。

學校辦代課教師甄試,參加的老師個個資料一大堆,有些幾乎每堂課都在都在拍照做資料,我心想:「做了這麼多資料,到底有沒有時間認真盡心地上課?將學生不懂教懂、不會教會?」後來我乾脆不看這些資料,直接看試教和口試,果真和我所想的一樣是成反比的。

......學校評鑑、教學評鑑還有一大堆的考評,比的是做資料的完整度,還是實在辦事的能力?在這點上我真的心中老大一個疑問。

就環保的觀點,簡直是浪費資源大作戰!就教育的觀點,表面教育很成功,潛在教育就不堪聞問了!如果評到最後,發現不好,是直接給個大XX?還是給 建議、想辦法解決教育上的問題,是發現問題辦獎懲比較重要?還是解決問題比較重要?或是製造一些既不環保、又不減碳的紙類資料比較重要?大家都在走形式主 義,有沒有實實在在辦教育也沒人管,反正要資料看著好看,大家就拼命製造吧!

大家都在貼標籤、比高低,看能不能把不好的淘汰出去,可是一種教育本質幫助學習成長的目的卻忘記了!然後一個量尺下來,符合量尺的就是好老師、好學校,不符合量尺的就是需要檢討、需要獎懲的,教育事務上用這樣思維來搞,如何達到孔子「有教無類」的理想呢?

幫助教育工作者專業成長、幫忙診斷問題、解決問題才是一種更實際的思維吧!真的靠著一大堆量化的資料就能夠看出教育上的問題,其實也是一個迷思!......

......在軍中我就是專門搞這一套的文書,想不到退伍了這麼久了,學校還來搞這一套?這不是愈走愈回頭了嗎?

陸念慈:高鐵軍演貴神速?......

高鐵軍演貴神速?國防部與中時腦結石?http://www.nownews.com/2008/09/26/142-2340665.htm


2008/09/22陸軍第十軍團機械步兵200旅,參加漢光24號演習,60多位先遣部隊,進行「高鐵機動」驗證項目,快速到達北部戰術位置,先期完成 各項準備;這是國軍首次使用高鐵運輸,遂行戰鬥任務。這些官兵包下一號車廂,前往桃園,高鐵方面,並沒有軍警優待票,而是給予團體票價,原價四百八十五 元,打折後,每人四百一十元,一共費用是兩萬六千六百五十元。

現在已經成為九劉政府傳聲筒的中國時報,以過去在台鐵車站經常會看到阿兵哥集體等車,現在已經進入高鐵時代為由,大力讚揚軍方利用高鐵節省時間的 特性運輸兵力,還說軍方運輸的方式很多,但用兵貴乎神速,現在高鐵,也是軍方的輸運方式之一,高鐵從台中到桃園,只要四十分鐘,達到快速增援的目的。

請問一下中時,過去在台鐵車站經常會看到阿兵哥集體等車,難道是在戰爭緊急狀態?那是「承平之時」為了輸運大量官兵,節省成本求取效率的作為,豈 能拿來跟演習戰爭狀態相提並論?如果發生戰爭,現代精靈導航武器的目標一定是機場、重要橋樑、鐵路、高速公路、重要工商業設施、與政府機關等。因此只要一 發生戰爭,高鐵沿線相關設施絕對無一倖免,因此國防部搞什麼「高鐵軍演」有何意義?國防部與中時是否毒奶喝多了,連腦袋都長結石?既然如此,何不再搞一個 「華航機動」驗證項目,也包下一班華航國內班機,用公帑讓官兵們嚐試一下頭等艙的滋味,還有美麗空姐可以陪著打情罵俏,以舒緩當兵的苦悶?

國家承平太久,軍人腦子生鏽還可以理解,但號稱大報的媒體也因為吹捧政府而自動降低智商,可就蔚為奇觀讓人難以理解!難道應該監督政府的「第四權」已經被政府收歸國有,成了專職搽脂抹粉,新聞局的下屬單位?

柳藏經:海角七號觀後感

海角七號觀後感--當夢的天行者
http://www.nownews.com/2008/09/20/142-2337772.htm

..............六十年後,飄洋過海來的七封情書,打開了當年生離的謎底,也揭開了我們觀眾裡,有一部份的人,他們的生命原來也與另一個國家日本,有著那麼深刻的情感,在過去被接管的台灣政府刻意的壓抑下,這部電影讓我們開始更清楚的瞭解,原來那也是我們歷史生命的一部份。


故事中的阿嘉,在台北發展樂團的失意,讓他不得不接受現實的人生,回到故鄉恆春當起一個送信的郵差。說也奇妙,命運原本好像要他低頭屈服,但是在台北關上他的機會之門後,卻又在恆春為他打開音樂之窗。

...............電影中,看是KUSO的喬段,說明了台灣人真的很「忙碌」,內心裡的某些渴望,不會因為現實而放棄。八十歲的老郵差茂伯,一輩子雖然送信,但是一輩子不放 棄月琴表演,已經成為國寶的他,不願意只是像神主牌位被人供在那裡,拼死也要上台表演。賣小米酒的馬拉桑,無時不刻想要盡職的把商品推銷出去,眼中看不見 自己的挫折,也看不見別人拒絕的表情,他的下一刻都在尋求可能出現的買家,當然一有機會接觸到自己的音樂最愛,他也要奮力一搏,彈出他的最愛。

機車行的黑手水蛙,幻想成為老闆娘的老公,經常幫她照顧三個小孩,雖然常常對她的乳溝行注目禮,鹹溼又深情的望著對方,但是他把愛慕她的激情,轉化成激昂的鼓聲。而喜歡唱歌和打山豬的交通警察勞馬父子,雖然不得不為五斗米折腰,可是最後他們也能與阿嘉大聲唱著快樂的歌。

這就是我們社會的縮影,一切既競爭又妥協,看似絕望又經常充滿希望,每個人忙著別人所限制的人生,卻又不放棄自己規劃的人生,儘管自己的夢想沒有資源,但是卻又安分抱住別人的目標,營養自己的可能。 ...................

2008年9月19日 星期五

翰林出版社之賣台講義


看嗯!真是台南市恥辱啊!丟臉啊!翰林出版社最好出來道歉,
連帶要本書編著者洪思文、林伯璟
跟企劃等一干人出來悔過。
那有總公司設在台南市的出版社居然放行這樣的自修上市販賣。
要學奸九
媚共自閹投降中國當奸詐政委也不是這樣亂,直接洗腦國中學生!
可以在「中國經濟特區圖」中,
把台灣標示成『臺灣特區』!
我咧,真是你媽媽可好,暗暗暗!沒藥醫。

「翰林出版社-升高中『贏家滿分圖解試題集●中國歷史』」
得向翰林出版社抗議啊!




2008年9月18日 星期四

海角七號9/17票房破八億?!

已經輸給這位記者,或許是興奮到離譜筆誤,
將導演一語破八千萬直逼一億寫成『破八億』。倘若破八億,
大家就有機會看美麗女主角『秀』喔!哈哈哈...(她本人與劇中有差喔!XD)
為什麼我知道,喵的,因為昨天有去看這場,真是太棒。
強烈建議大家一定要去看海角七號,除了加速票房之外,
還可見到被自認高級之媒體
意圖模糊視而不見之另個角度觀賞
真實台灣脈動。

我看『海角七號』這電影到那首譜曲名為『國境之南』一歌,心中敏感,
畢竟彼為日本殖民想法延伸之意念,如果站在台灣立場,不該如此論述。
但當隨著劇情發展到乘船之日籍男老師說出...
不知當到了日本,究竟是返鄉還是離鄉;
以及後來
『國境之南』改名為『海角七號』,
將日本統治台灣時期末期那股人民情愫,如此把台日他者與客體之間轉化,
原本殖民客體竟由最基層人民
情感抒發,反吸納日本成主體,
歌詞那句『國境之南』,巧妙精準填補這段曖昧又明顯之轉換。
而片中日治時期女主角(XD...我看那位女演員,直到片幕才知是梁文音。難怪我妹之前一直跟我提到梁文音,我還一頭霧水搞不清楚怎麼回事...)
最後是被無能又懦弱(?)之日本老師無法實現承諾(?)而拋棄,
這種無法離解之矛盾情殤,
彷彿隱筆西元1945年動盪那時『臺灣
人』某種想法。
魏德聖導演功力在此真是令我佩服。

哈哈,其實本片選角成功處不在話下,才能造就如此熱鬧。
令我很想知道養出那麼酷女兒之單親媽媽─林曉培究竟
對祖母作出什麼事?
(可惡魏導,XD。)
還有馬如龍和沛小嵐(好久不見之“洪茶”)這對夫妻真是演活父母對兒子殷切關懷,
就算不是親生兒子,依舊開著轎車幫小弟幫兒子送信之老爸形象,著實動容。
提供另種觀賞海角七號心得,以上。^^


---------------------------------------------------------------------------------
海角七號爆紅 魏德聖返鄉 喜會粉絲http://www.cdns.com.tw/20080918/news/ysyl/HSIA00002008091723394000.htm

中華日報記者陳美文/南市報導

橫掃國內影壇的「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十七日與女主角田中千繪回到家鄉宣傳,影迷們一見到導演及女主角現身,開心地比「七」,爭相與導演合影,短短卅分鐘的映後座談會,影迷都覺得不過癮。
正在國內影壇造成轟動的本土電影「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昨帶著女主角田中千繪回到家鄉宣傳,在台南威秀影城與現場觀眾座談、簽名及合影留念受到爆滿觀眾的熱烈歡迎。(記者趙傳安攝)
「海角七號」目前票房已破八億台幣,亮眼成績無人能及。為帶動觀賞國片風潮,身為台南人的導演魏德聖十七日回到故鄉,在台南威秀影城舉辦兩場與影迷的座談會。
「留下來?或者我跟你走?」影迷見到片中女主角現身,第一直覺都是用片中的對白來關切女主角動向,曾在台灣學中文的田中千繪感受到影迷的熱情,露出淺淺的微笑,溫柔地回答「我以後會留在台灣發展」,連影迷都開心地笑了。
魏德聖昨天一整天都在台南地區宣傳新片,面鄉親的熱情,他雲淡風輕地表示,自己也沒想到這部曾因經費不足,停拍十五個月的電影會引起大旋風。
「原本只是希望竟然是引起一點點風潮,帶動話題,沒想到最後場颱風!」導演魏德聖連形容海角七號暴紅的情況,都是用圖像式的語彙,讓人驚喜。
票房大賣,魏德聖說,自己的生活其實並沒太大的改變,未來的路,也早已經想好了,最大的不同之處,以及最讓他開心的則是,日後更能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中央社/屏東縣十七日電
 電影「海角七號」票房突破八千萬元,導演魏德聖、男主角范逸臣、女主角田中千繪等主要演員,十八日將在拍片場景之一的墾丁夏都沙灘酒店舉辦慶功宴,范逸臣並且將履行票房突破二千萬元就要裸泳的承諾。
 「海角七號」成為近幾年最賣座的本土資金投資國片,「去看『海角七號』了沒?」成為最近流行的語言,「海角」的一些拍片場景如墾丁夏都酒店及范逸臣在戲中所住的恆春鎮光明路民宅,都成為熱門景點,恆春人最近都被北部的朋友問到,恆春的代表會主席和鎮長真的像「海角」裡的一樣嗎?
 看過此片的恆春人都說,場景熟悉,很有親切感,希望這部片能夠為恆春地區帶來觀光熱潮。
 「海角」突破八千萬元票房,劇組人員包括導演魏德聖和主要演員范逸臣、田中千繪、馬如龍和沛小嵐等人今天下午南下墾丁夏都酒店,今晚將與媒體記者餐會,明天中午十二時,將在夏都酒店的大灣海灘舉辦慶功宴。
 明天中午十二時三十分,男主角范逸臣將在大灣海灘,履行票房突破二千萬元,就要裸泳的承諾。

2008/09/17 23:39


2008年9月17日 星期三

馬的神經

明朝中國九千歲,今狂妄低能馬皇!---他要不要去反應這新聞斷章取義?
送他一字,是當年中國對台灣飛彈試射,某報(忘記何報)頭版單一大字:
---------------------------------------------
video新聞文字影像來源
辛樂克釀重災─馬總統承諾救苦救難 17日災區勘災(2008/09/16 13:09)
政治中心/台北報導http://www.nownews.com/2008/09/16/545-2335941.htm

馬英九總統今(16)日參加了南港軟體園區第三期的啟用典禮,雖然沒有對辛樂克颱風災情發表談話,但馬總統已經規劃明(17)日就要到災區勘災,還承諾要當災民的觀世音菩薩來救苦救難!

記者問:「總統,什麼時候會下去勘災?」、「總統,斷橋事件誰要負責?」一問到颱風相關問題,馬總統沒有停下腳步,但既然來到了南港,馬總統忍不住回想起當台北市長時,南港也曾歷經淹水這一幕。

馬總統說,「我們在納莉颱風淹水時,南港盡成澤國,但是我們在第一時間、把全台北最大的抽水機送給南港軟體園區,把水盡快抽乾,全球名列前茅的、怎麼可以淹水呢?」

南港淹不得,但其他災區也是人命關天啊,中央和地方要怎麼各司其職,馬總統這樣說,「各位拜神,中央要拜觀音、拜玉皇大帝,地方要拜土地公,土地公的特色就是有求必應。」

對於記者問:「總統,風災您會當觀世音救苦救難嗎?」、「您剛有說要拜觀世音?」馬總統簡潔的回答:「謝謝!我們會。」承諾要當觀世音的馬總統將在明(17)日前往中部災區,準備為災民救苦救難!(新聞來源:東森新聞記者李曉菁、高鴻銘)

國民黨黃仲生說斷橋比預計時間早!

這就是台中縣民選出來的國民黨籍縣長黃仲生!反正他任期已滿,不選連任,
台中縣民就自認倒楣吧!看恩!這是跟“無能政委奸詐九”有樣學樣!
----------------------------------
后豐斷橋意外─黃仲生:比預計時間快,人算不如天算(2008/09/1700:17)
政治中心/中部綜合報導http://www.nownews.com/2008/09/17/91-2336286.htm video

后豐大橋斷裂大家都忙著救災,不過台中縣長黃仲生卻抽空跑到台商聯誼座談會,記者問到封橋時間是否太晚?黃仲生竟然脫口而出,斷橋時間比預計還快,人算不如天算,讓在場媒體聽了都很錯愕!

百名警義消連續3天在后豐斷橋來回搜尋墜橋失蹤的民眾,不過台中縣大家長黃仲生沒有坐鎮在災區,卻穿著一身米白色格子西裝,出現在台商聯誼座談會場,黃仲生表示,「這個是之前一個既定的行程,我剛開完會,我現在來打個招呼很快要回去,因為我還要再到災區去啊!」

黃仲生澄清只是撥空來跑行程,沒有放著救災工作不管,但大家都想知道封橋時間有沒有延誤?黃仲生說,「橋斷的時間好像比預計稍微快了一點點,提前發生這個意外,真的人算不如天算,我說很不湊巧真的很不湊巧!」

如果依照黃仲生說法,斷橋時間比預計快了點,也就是說早就預期后豐大橋會斷裂,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提早封橋,釀成悲劇還說是不湊巧,這樣的話從地方父母官說出口,不但刺痛受害家屬的心,也太不恰當!(新聞來源:東森新聞)

新聞影像文字來源